文艺生活

首页 > 文化建设 > 文艺生活
潘森随笔:母亲
发布时间:2020-05-12 14:40:34     作者:潘森   浏览量:736   分享到:

母亲就像是一本厚厚的书,翻开它,字里行间都散发着对我深深的爱。

深夜的窗外,淅淅沥沥的雨滴敲打着玻璃,望着日历上的“母亲节”,随着那轻轻的声响,恍惚间我又回到了童年。

母亲曾跟我说过,她小时候不爱读书,总是找各种理由逃避去学校。外婆脾气不好,每当她不好好学习的时候,上来就是一顿“招呼”。外公很和蔼,并不会像外婆那样。最后,在外公的悉心呵护和外婆的武力打压下,她勉勉强强读完了高中,母亲总说她笨,不适合读书。可能是出于对当初没有好好读书的后悔,母亲对我的学业抓的很严。

当然,我也会像母亲小时候一样,装病、翘课……想尽一切办法来逃避上课。记忆中,她却从来没有打过我一手,甚至连一句重责的话都没有讲过。在我淘气不听话的时候,母亲总是会耐心做我的思想工作,一遍又一遍。虽然那个时候的我,对于母亲的谆谆教诲只能理解十之一二。但是,却丝毫不影响母亲不耐其烦地对我进行思想教育,有时候我会想,为什么她有如此大的耐心。

从小,母亲就教育我男孩子要学会独立生活。虽然,到现在我衣服、鞋子、袜子找不见了第一时间仍然会问母亲,而她确实是能够准确无误地说出这些所在。休假的时候,母亲总是会主动把我的脏衣服洗干净、叠好。只要她在家里,我几乎什么心都不用操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只要我在家,母亲总是会“逼”着我学做饭,在这件事情上父母难得统一战线,用他们的话讲“你不会做饭就照顾不好我的儿媳妇。”有时候,我会假装反驳他们,“到底我是亲生的还是你未来的儿媳妇是亲生的。”当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就后悔了,因为答案总是让我很“受伤”。

第一次离开母亲,是2008年去外地读高中,那年我14岁。从那时候开始,我回家的时间就变成了一年两次,在这之前我从未离开过母亲的身边。有一次听父亲说到,在我刚离开家的那几个月,她总是在做饭的时候会突然发呆,然后就“莫名其妙”地流眼泪。“以前到了放学时间,总会听到他喊‘妈妈’,然后在我身边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,突然间这个声音就听不到了,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”母亲是这么给父亲解释的。后来,读大学和研究生的时候,母亲三四个月甚至是半年才会给我打一次电话,一般我不给她打电话,母亲是很少主动给我打,用她的话讲“都这么大的人了,有什么好操心的。”可是,寒暑假结束我离开的时候,母亲总是会拉着我的手,叮嘱很多遍要我在外照顾好自己和注意安全的话。

今年,受疫情影响2月份我整整在家呆了一个多月。有一天早晨,她兴冲冲地抱着一个包裹,原来是买了一支口红。我当时问她“你买的什么牌子的口红,多钱。”母亲本来没打算告诉我,最后架不住我的连环追问她才告诉我花了三十多块。当时听了,心里挺不是滋味的,我不是没送过女孩子这类东西,谈恋爱的时候我买过上千元项链、三五百元的口红,却从来没给母亲买过任何像样的礼物。我知道母亲对我的爱是无私的,她不图从我这里获取到任何回报,而我却为自己的疏忽深感自责。母亲总是想尽一切办法把最好的给我,自己却用着最廉价的东西。

写到这里,我打开购物网站,为母亲精心挑选了一支口红,作为第一次母亲节的礼物。我想,她一定会非常的开心。

关于母亲,我有说不完的话,讲不完的事。她奉献了所有的青春岁月,守护了我二十多年。我和母亲的关系,是母子,但更多的是朋友,在成长的道路上,她就像是一盏明灯,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都在指引着我成为最好的自己。(胡家河矿  潘森)

 

编辑:徐超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